不挨C就挨罚

    连欣浑身炽热,呈大字型被吊在空中,全身上下的敏感点奇痒无b,香气袭人的yye扑簌簌地从空中滴落到地面,下面,隐隐约约有无数人在指指点点着自己张开的0t,一面点评一面张嘴接住她的yye甘霖,场面y糜又奇怪,可是她幻想中需要的男人却永远不出现,她忍不住踢蹬着四肢,在空中摇动一对饱满挺翘的n想要得到安抚,谁来……谁来救救她……xia0x太痒了……像有羽毛刷子在灵魂深处搔……她要落地,要被人紧紧抱住,她需要一根持久有力的大roubang狠狠填满她……
    连欣从折磨人的y梦中醒来,两条腿大大张开着,两片r0u唇紧缩着一张一翕,像哭诉着要吃n的小嘴,她痛苦地sheny1n,伸手在自己x口上0了0,一手淋漓,又在自己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有气无力地小声说:“求你放了我吧……”
    「请宿主完成第一阶段任务,提炼一级香氛,即可自动免除惩罚,否则,惩罚将每日执行。」
    连欣捂住脸。
    许久后,她从床上下来,这样的大汗淋漓,如果t香味道传出去,ga0不好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她只能在初春季节的深夜里裹上厚厚的冬衣,全身上下喷洒上遮掩味道的香水,背上洗漱用具和换洗衣服出门。
    她准备去公司里洗个澡。
    连欣身上自来就有奇异的t香,小时候还不明显,长大后,这种t香渐渐显露它的特点,在它达到一定浓度的时候,会有令闻到香味的人发情的能力,所以长大后,连欣总是不分季节裹着厚厚的衣服,浑身上下里里外外使用去味剂或香水遮盖,为了尽量少的跟人近距离接触,她毕业后没有做专业对口的工作,反而去保洁公司做了一名保洁员,避开人群独自默默工作,目前她负责hd公司其中两层楼的保洁,工作环境跟人接触很少。
    或许是因为这种t香,她被一个香氛系统莫名寄宿了,这个香氛系统的目标是制造出世界上最顶级的c纵人心的香水,提炼香水的原料是男nv动情jia0g0u时的yye,而且双方的tye元素要求b较特殊,要符合每一阶段的配b要求。
    被这个香水系统盯上已经快半年了,连欣始终没有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并不是她过于保守不肯放开,在被这样的惩罚折磨了半年之后,就算让她g一条狗她说不定都会妥协,只是因为一直找不到符合第一阶段tye配b特点的那个男人,所以她始终饱受煎熬。
    连欣在深夜进入幽静无人的hd集团。她从来不敢在出租屋洗澡,租屋毕竟是封闭房屋,她怕热水挥发之下,t香气味扩散到室友那里,引发什么不好的事,而hd公司为熬夜加班的员工配备有休息室和洗漱淋浴间,她一向在深夜无人的二楼洗澡间洗澡,但是今天二到七楼的热水器都坏了,连欣在维修通知前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来到了八楼。
    九到十楼是总裁以上级别的办公区域,没有专用门卡是上不去的,八楼虽然也是高管办公区,至少连欣的保洁工卡还是可以刷开这层楼的电梯。
    现在接近凌晨四点,而且是周末,进来的时候,整个hd集团幽静无人,不过连欣还是在八楼的每一间办公室都谨慎地检查了一下,确认没人,才放心地进入洗澡间。
    八楼的洗澡间与二楼不同,不与洗手间共用场所,而是一间专用的淋浴室,配备有完善的洗浴用品,那些东西都b她自己带的东西贵。
    连欣有点心虚和紧张,但是很快,热水一开,暖气蒸腾,沐浴的舒适就赶走了一切担忧。
    十楼。
    董事长办公室的灯熄灭。
    一个穿着挺括定制西服的高大男人走出来,伸手r0u了r0u眉心,手指上挂着一根吊绳,绳尾系着一个b。
    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犹豫几秒,就转身下到八楼。
    这个时间询问销售总监不合适,他自己找吧。
    手机里有销售总监发给过他的开机密码,在电脑里搜到文件后,他拔下b,关上门,将b揣进k袋内,向电梯走去。
    但很快,他就停下了脚步。
    他闻了闻空气中渐渐浓郁的奇异香味,皮鞋一转,指向楼层尽头的休息区。
    氤氲的热气中,连欣正放松地r0ucu0着身t。
    温热的水淋漓不尽地洗刷着她滑腻baeng的肌肤,像无数双宽大温柔的手,连欣扬起头,任由热水从头顶流过全身,她双手仔细地搓洗着自己一对傲人的丰r,舌尖t1an了t1an下唇,自从被香水系统寄宿并开启了难以启齿的惩罚后,她的身t越来越敏感躁动,yu壑难填,就算不经受惩罚,也很容易sao痒动情,她忍不住伸出手指,悄悄探向自己的花蒂,轻轻地sheny1n放纵起来,抚慰自己空虚难耐的sao处,在sh气的润滑下,原本被打横的淋浴隔间门栓缓缓滑了下来……
    男人的皮鞋停在洗澡间门口。
    香味越来越浓,与挥发的热气一同带来诱人的燥热感。
    他挑了挑眉,在左手食指戒指上0了0,打开锋利的指环匕首,曲起指关节推开门。
    水声,香味,还有奇异的轻哼,在推开门的瞬间被放大……他看了一眼地上明显不可能属于八楼高管的廉价粗布包,抬起昂贵锃亮的皮鞋,脚尖轻轻一点,踢开了门栓已经滑落的隔间门。
    连欣正右手捏着x,无力地侧倚在墙上,左手被两条长腿紧紧夹住,圆润的翘t高高撅起,流淌的水线顺着妖娆纤细的腰肢流进神秘的t缝里,连欣微微闭着眼,如泣如诉,娇软地叫了一会儿,才迟钝地发现不对,她迷茫地睁开眼,看到双手cha着k袋冷冷站在外面的男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