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G脏X

    “啊!”
    连欣抬手捂x,很快又觉得不对,立刻捂住脸,而后又手忙脚乱地分出一只手捂住三角区,最后转身蹲下来,只露出美背细腰和圆润的蜜桃t。
    男人喉结移动,声音沙哑:“出来。”
    连欣僵y,很鸵鸟地埋着头:“对不起,我,我只是想洗个澡……”
    “滚出来,我不说第三遍。”
    连欣深呼x1。
    男人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喂,保安……”
    连欣立刻转身蹦出来,丰盈的n在空中ch11u00地跳动也顾不得了,她冲到男人身边揪住他衣袖,微微跪下来:“对不起,对不起,请你不要叫保安……”
    浓郁奇异的香气扑面而来,男人恍惚了一瞬,下t在违背他本意地迅速膨大。
    什么香味?
    他垂眸看向nv人摇晃的丰r,皱眉。
    n香?
    「发现目标男x,符合一级香氛原ye要求,请榨取目标男xtye,通过不低于三十分钟的x1ngjia0ei活动实现双方tye交融合成,以便系统提取原ye。」
    连欣的动作僵住。
    目标男x?目标男x?!终于出现了?!她抬起头,惊喜地看向这个男人,而后一腔热情又迅速地冷却下来。
    男人非常高大,面容英俊深邃,浑身上下行头昂贵,气质冷冽傲慢,就连被连欣抓着衣袖都显得纡尊降贵,蹙起的眉头将嫌恶一展无遗,这显然是那种稀有而自矜,要求很高的奢侈品男人。
    除了一副天生的好身材和t香,连欣不知道自己能有什么本钱x1引这样的男人。
    连欣的手没有从男人袖口松开,她无意识地展现着自己曼妙x感的身段,一对微微颤抖的雪白大n高高挺起,在渐渐发凉的微风中翘起粉neng的n头,她低下头,小声说:“对不起,我可以解释,可以道歉,请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
    男人甩开她的手:“怎么进来的。”
    “我是……保洁员,我,我只是想洗个澡,我家里洗澡不方便,我以为公司现在没有人……”
    “呵。”
    男人意味不明地冷笑:“工牌呢?”
    连欣连忙转身,跪地弯腰翘t,将工牌从背包里找出来。
    男人目光冷冷地定在连欣蜜桃t缝间的白虎x上,洁白饱满的馒头b清晰可见,上面还挂着几滴不知道是淋浴水珠还是什么的晶莹yet。
    他喉结移动,眯着眼撇开头。
    连欣将工牌高高举起递给他。
    他接过工牌,扫一眼,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
    连欣有点惊慌:“你……”
    一方面真的有点担心他会报警或者让她失业,一方面也想顺势接近g引他,连欣带着哭腔抱住他结实的大腿,看一眼男人下面高高鼓起的一大包,一副娇弱害怕地模样说:“求你不要说出去,求求你,我会失业的,我再也不敢了,我,我可以……”她将手轻轻上滑,放在男人腿间硕大的鼓包上:“我可以做任何事,只要你不……”
    手一放上去,连欣的心就颤了一下,好大,而且还在迅速胀大。
    男人呼x1一沉,捏着连欣的手腕将她提起来,垂着高傲的眼,忽然伸手掂了掂她丰满沉重的n,沉默一会儿,又猛地抬起她一条修长baeng的大白腿,盯着她baeng饱满的馒头x和狭小粉neng的ychun检查了片刻。
    喉头几番滚动,他克制着沉重灼热的呼x1,以强大的自制力松开她。
    “你倒是想得美,穿上衣服滚,我不g脏x。”
    连欣本来被他看得腿间saoye淋漓,此刻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脸迅速红了起来,而后又变得煞白,两眼浮出盈盈的水意,她还没到这样不知羞耻的地步。
    她低头蹲下来,从背包里翻出自己的衣服草草穿好,抱起东西就走。
    “等等。”
    连欣停下脚步。
    “除了用洗澡间,你没在八楼偷什么东西吧。”
    连欣身t轻轻颤抖,转身,将背包打开举起给他看,赌气说:“我的身t你都看过了,没有其他可以藏东西的地方,还是你要看看我的脏x里有没有偷藏什么东西?”
    男人轻轻挑眉,注视着nv人气呼呼的脸,抬起手,挥了挥。
    连欣收起背包,转身跑了,边跑边哭。
    「宿主,请尽快与目标男x1ngjia0ei媾,否则将继续执行惩罚。」
    连欣气闷:“那也要我做得到啊!你看他那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
    「宿主,你的身t经过系统优化,x1ngjia0ei感官极佳,世间身t不可能有超过你的,只要男xcg过一次,一定会成瘾,请你自信。完成每阶段任务系统都会给予你奖励,请加油!」
    连欣:“神经病。”
    回到出租屋后,连欣心神不宁地睡了,第二天起来忐忑不安,不知道上班会面临什么,会不会直接被主管叫去开除。
    结果提心吊胆一整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倒是出租屋的中介打电话给她要收回租屋,要她尽快搬离。
    “老板,你这样是违约的,我去哪里马上找到合适的租屋啊。”
    “没办法啊小姐,我也只是帮人打工的中介,这家房主的侄子要到旁边的f大读书,要搬进来,违约金他们会三倍付给你的,你只要马上搬走就行,其他租客都已经全部答应搬了,你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赖着啊,你一个人也承担不起这么贵的房租吧。”
    连欣焦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马上搬要搬去哪里啊,能不能宽限我三天时间?或者有没有房东联系电话,我能不能求求他。”
    她租住的是一家复式楼,里面本来分摊合租了七个租户,她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样,反正这么一下子让她搬走,她实在不能马上找到距离和条件合适的房子。
    中介被她缠得没办法,说:“哎,要不然这样,我们这几天反正还要先为房东打扫卫生,你先搬到进门的那个杂物间里面,勉强可以住人,等我们打扫完,你也必须搬走。”
    连欣当然满口答应,迅速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进了杂物间。
    两天来,hd集团这边风平浪静,她供职的保洁公司也没有任何异常,连欣除了仍然每天承受系统惩罚外,倒也没有别的,她根本不知道那天那个男人姓甚名谁,就算她每天在公司里悄悄找也找不到人,其实她之前从来没在hd集团里见到过这个人,就算系统每天危险警告也没办法,她就算想强j他也要找得到人啊。
    她坐在敞着门的杂物间里,在网上找租屋,已经看好了两处,正准备联系时,大门忽然传来开锁声。
    她愣了一下,中介的清扫工落了什么东西吗,她走出去,与一个推着行李的高个男孩四目相对。
    男孩英俊舒朗的眉眼微愣,看了看自己的钥匙:“我应该,没有走错?”
    连欣反应了一下,这可能就是那个要搬进来的房东侄子,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你没走错,我是,我是原来的租户之一,我一时找不到地方搬,所以恳求了中介,希望能宽限几天……”
    男孩谅解:“哦,是我来早了,反正假期没事,就提前来了,没关系,你不用着急,房子很大,我不是大象,占不了那么大的空间,你慢慢来吧。”说罢笑一笑,一口白牙非常yan光。
    连欣松口气:“谢谢你,我会很快搬走的。”
    男孩带上门,推着行李进来,看一眼她寄身的杂物间:“你就住在这?”
    连欣尴尬:“嗯,暂住……”
    男孩皱眉,手轻轻揽在她后背,将她推到客厅,抬头看了看:“nv孩子怎么可以住这种地方,你随便选一间住吧,我又住不了那么多房间。”
    连欣感受到年轻男孩宽大的手掌和略高的t温,敏感的身t瞬间燥痒,她略略退一步,说:“那怎么好……”
    男孩自顾自说:“啊,你会做饭吗?”
    连欣点头:“会……”
    “会打扫吗?”
    “啊,会啊,我是专业的。”
    男孩闻言咧开笑容:“那你别搬了吧,帮我做饭打扫,我分你一间房,不要房租,可以吗?”
    连欣睁大眼,还有这么好的事?
    ~~~~~
    一间山顶独栋别墅内,男主人从床上辗转梦醒,一身大汗。
    他伸手撑住额头,喉头滚动。
    连续两天晚上做梦都在c那个nv人的馒头b……到底中了什么邪了。
    他打开手机,给特助打电话。
    “杰森,帮我查一个人。”
    ——————————————
    大家好,初来乍到,有人看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