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你可以只用手G吗

你可以只用手G吗

    翌日,连欣一上班就被主管叫走。
    忐忑之中,连欣莫名其妙被主管好一番鼓励表扬,然后就说公司有特别安排,将她调去十楼董事长办公区服务,在此之前需要完成全套身t检查和培训。
    虽然她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那晚那个神秘男人,但也不敢确信,她没地方打听,更没有什么好提心吊胆的,于是就只是按照要求,完成身t检查和培训。
    身t检查在一家昂贵的私立医院进行,非常严格,几乎从里到外,一切传染、非传染病,甚至连t味和生理期都有查,听说那家医院的副院长会亲自审报告。
    连欣回到租屋,有些疲惫,这一通折腾,b打扫还累。
    楼上,林立风走出来,摘下耳机,倚着栏杆低头看她:“你很累吗?”
    连欣仰头,露出笑容:“没有啊,还好。”
    “很累就别做饭了,我请你出去吃吧。”
    连欣将头发别到耳后:“不要了,那怎么好意思。”
    林立风笑一笑,长腿一抬,顺着扶手滑下来,落到她面前,抬手在她头顶r0u一r0u,爽朗道:“你这样子还做饭,我会内疚的。”
    连欣脸上一热,低下头,她现在这具身子,真的受不住年轻力壮荷尔蒙旺盛的男人靠近,何况他的气息还这么好闻,她真的怕自己做出什么不雅的举动,摇头:“我,我喜欢做饭……”连忙躲进厨房了。
    林立风看着她的背影,耸耸肩。
    深夜,系统的惩罚突如其来,连欣sheny1n着惊醒,一边ch0u搐一边痛苦,她微微颤抖着剥除自己的内k,一张床单又sh透了。
    系统的惩罚一天b一天凶残,她的小sa0xue已经饥渴得痉挛过电了,她真的怕自己哪天会因为yda0痉挛而si。
    她跌跌撞撞地趴到立柜边,拿出电动按摩bangcha进xia0x,开到最大档,t波抖动,她压抑着y叫,虽然根本不满足但好歹可以稍稍解渴,可是很快,按摩bang竟然没电了,来不及充电,她想起厨房柜子里有电池,此时根本无法正常思考的她裹好大衣,看一眼时间,凌晨三点,打开门观察一下寂静无人的屋内,就悄悄地溜进了厨房。
    她抖着手将电池装上,将按摩bang重新cha进sh透的xia0x,手趴在橱柜石台上,人跪在地上,极小声的sheny1n忍耐着。
    林立风半夜口渴,从床上爬起来,床头水壶里没水了,他扒了扒短发,拿着水杯开门下楼,朝厨房走去。
    刚到门边,他就听到了奇异的声音。
    近似小猫哀哀的低叫和剃须刀的嗡鸣声,混合在一起。
    还有一gu异样g人的香味。
    什么东西?小偷?小动物?
    他警惕地放轻脚步,拐进了厨房。
    连欣的大衣已经解开甩在一边,她埋着头,高高撅着圆白的蜜桃t,一根自己扭动ch0uchaa的粗长按摩bang被她夹在x内,yshui飞溅。
    “哐当”
    林立风的水杯掉在地上。
    连欣被惊动,抬头看向门口,当她发现林立风正站在门口看着她被按摩banggx时,她瞬间紧张用力,将按摩bang挤掉了出去,然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地上有一根正在奇异扭动的电动yanju,旁边还有一个正在哭的nv孩。
    这让才刚刚上大学还没有x经验的林立风满脸通红犹如爆炸,他紧张又愧疚,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然后进来扶着她肩膀说:“对不起,对不起,怪我,不是你的错,怪我……”
    连欣一边发抖一边哭,又痛苦又难过,一面觉得丢人,一面饥渴难耐,小sa0xue里还在汩汩分泌着淋漓的yet,今夜的惩罚时间才过去一半……
    林立风口拙了:“这是,这是很正常的,我,我也会wei……”
    连欣哭着往下跌。
    林立风揽臂把她抱起来一点,低头安慰她:“你没事吧……”
    连欣闻着运动系大学男生好闻的t味,忍不住贴上去,丰满的rufang挨擦他健壮的x膛,消解rt0u的痒意:“我有事……我好难受啊……”
    林立风茫然:“啊?”
    连欣手g住他脖子,索x把他扑紧一点:“我想做……我不是,我不是坏nv孩,但是我好想要,我受不了……”
    林立风粗大的喉结滚动,血红的脸愣了很久,说:“……我,帮你?”
    连欣立刻抬起丰腴的白腿,紧紧缠在他腰上,小saob无法忍耐地在他高高突起的r0u根部位摩擦:“那你快点……”
    林立风托着她的fe1t0ng放到厨房石台上,又觉得太y,于是将人抱到沙发上,毫无经验的他低头看着连欣腿间肥美的r0u缝,那里紧紧翕动着,yuye淋漓,似乎急剧渴求着他。
    他脑中一片空白,紧张地将宽松的睡k拉下来,放出自己粗大的roubang,正在茫然地思考先g什么时,连欣忽然听到脑内系统的警告。
    「警告,请勿在完成该阶段任务之前,让不满足tye条件的其他男xw染你的yda0环境,否则,将施以更严重的惩罚。」
    连欣顿住,在脑内问:“什么意思?”
    「目前不要让目标男x以外的yjgcha入你的yda0并实现jia0g0u,那将w染现阶段tye。违者,严惩。」
    连欣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林立风紧张地握着自己的roubang,刚刚抵到她x口,连欣就抬腿用脚推开了他x膛。
    连欣又痛苦又内疚:“对不起……不可以……”
    林立风粗喘着,再度茫然:“啊?”
    连欣又哭了,看一眼年轻男孩青筋暴突、微微弹动的粗大roubang,又馋又痛苦地拒绝道:“我知道我很过分,对不起,不要cha进来……你可以只用手吗?”
    林立风呼x1沉重地愣了一会儿,听话地伸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帮她r0u弄粉neng的花蒂和ychun,低下头自己套了套bang,现在是他忍不住了,他回忆了一下那根在地上扭动的粗大假yanju,低声说:“我觉得,我跟那根差不多粗……不可以吗?”
    连欣很不好意思:“对不起……”
    林立风的头耷拉下来,硕大r0u根不甘心地昂扬直对着连欣哭泣的小妹妹,健硕的t大肌绷得紧紧的,燥热的汗意冒出来,低哑:“……好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