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望B止渴与送T上门

望B止渴与送T上门

    林立风的指尖在连欣敏感的小ychun上轻轻摩挲,引来她一阵颤抖和痉挛,连欣将他手指平平地展开,r0uxue轻轻翕张,就把男孩修长的中指吞了进去。
    “啊……”她忍不住满足地y叫,就算只是一根手指,也让她得到了莫大的抚慰。
    林立风轻轻嘶了一声,她这个,好紧啊,里面一层又一层咬得致密紧扣,只是一根手指都感觉到了紧致地绞合力和无数细嘴般的x1力,一种陌生诡异的su麻感从指尖直贯头顶,仅仅手指就这样,如果可以用这个cha进去……他依依不舍地低头看自己腿间的大r0ud。
    连欣忍不住抓着林立风的手前后荡起t来,一根食指被吞吞吐吐得sh漉漉的,林立风怕累着她,伸手将她轻轻按躺,将连欣的两条丰腴白腿并拢折上去,使得一线馒头b仰天露出来,然后林立风无师自通地伸长中指,在连欣的fe1x里飞速地按r0u抚0ch0uchaacg起来。
    连欣嗯啊大叫,x前挺翘的丰r也被林立风另一手r0u玩着,ychun越来越cha0红微胀,林立风低头仔细观察,忽然福至心灵地问:“我可以t1an这里吗?”
    系统刚刚在脑内回答「可以」,连欣就立刻将fe1x不停地上挺上送:“可以!快!快t1an我!我要你x1我!”
    林立风连忙分开她的腿,低下英俊舒朗的侧脸,一面手指不停地飞速chag,g得啵唧啵唧yshui飞溅,一面唇舌贴上去gtianyunx1,飞速翻卷撩圈的灵活舌头与男人修长的手指一起让连欣发出尖叫,林立风发现连欣紧窄的b口在克制不住地张嘴,ychun被他嘬得泥泞不堪,一粒红肿的红豆高高的凸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却下意识上去用唇裹住,啧啧有声地x1了一口,连欣厉声尖叫着撅了过去,fe1x激烈颤抖着爆s出一串yjg,喷了林立风一脸。
    林立风愣了一会儿,紧张地把连欣抱起来:“连欣?你怎么了?连欣?”
    他是不是碰了不该碰的地方?!
    林立风正准备0手机叫救护车,连欣好不容易缓过来,说:“不是……没事……我只是cha0,cha0吹了……”
    她本来就极其敏感,他这样弄,谁顶得住啊。
    林立风认真看着她:“是好事还是坏事?”
    连欣支支吾吾地捂脸一倒,歪进沙发里侧躺着,不出声了。
    林立风用手机查了一下,睁大眼学习了片刻,而后把手机往桌上一扔,一根r0ud搭在连欣脸旁的沙发上,把她腿分开,一边自己撸一边紧紧盯着她腿间的xia0x。
    连欣睁眼,见他只能望b止渴,怪可怜的,于是伸出灵巧的舌尖帮他t1an一t1an大guit0u,但是因为筋疲力尽而且确实有点懒,就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t1an着。
    林立风嗅着连欣让人b0发动情的t香,一面飞速套bang,一面喘息着问:“你已经好了,不难受了吗?”
    连欣昏昏yu睡地点头。
    林立风的目光在她丰盈的唇瓣上转了转:“那,我可以cha你的嘴吗?”
    连欣见他实在难受,点头说:“可是可以……不过我不保证不咬到你……”
    林立风无所谓地耸肩:“没关系,我只cha一会儿,cha久了你会累。”
    他把连欣抱到一楼卧室宽大的床上,让她舒服躺平,依然将她两腿大大张开,大r0ud温柔地cha进连欣的小嘴里任她又裹又x1,目光紧紧盯着她肥白粉neng的b,r0ud缓缓地在她嘴里起步ch0uchaa。
    约莫过了小半个钟头,连欣已经歪着下巴流着口水睡着了,林立风无奈地提腰,把还y邦邦的r0ud轻轻拔出来,给她盖好被子,亲亲她微嘟的脸蛋,自己出去解决了。
    第二天清晨,连欣被手机闹铃吵醒,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被清洁g净,睡衣都换成了他的,就是不知道林立风一大早跑去哪儿了。
    虽然这一觉睡得很短,但昨天稍微发泄舒缓了一下,所以感觉也还过得去,只是有点脚软腿软。
    ……
    hd集团,十楼。
    两个外表过于夺目的男人在茶几两侧对坐。
    封启宁翻了翻苏子锡带来的t检报告,问:“有问题吗,苏院?”
    苏子锡饮了一口茶:“没问题,很健康,健康得不可思议。”
    封启宁淡淡点头:“那就不送了。”他给特助打电话,“叫她上来做事。”
    苏子锡啧啧摇头:“一口茶都不让我喝完。”
    封启宁起身,系袖口:“只要你愿意在这耽搁,这栋楼里没人能赶你走。”
    苏子锡笑了笑,他还真的没有多少闲工夫耽搁,今天特地自己来送t检报告,只是突发好奇而已,所以他准备看一眼这个身t素质极佳、t检花销程度超过hd董事长的nv保洁再走。
    “啊,我知道了,你准备找个贴身保姆?”他突发灵感,感觉自己猜中,问封启宁。
    封启宁扫了他一眼:“杰森,送客。”
    苏子锡要笑不笑地饮完杯底茶,起身出门,正好撞上被总务主任带上来的连欣。
    连欣见这位仪表堂堂玉树临风的男人从董事长办公室里随x地走出来,赶紧弯腰鞠躬,小声说:“董事长好。”
    十楼只有董事长,和董事长的两个特助及秘书团队,这个人气质一看就是大领导,cha着兜在十楼淡定随意地进进出出,应该就是一般不露面的董事长了,连欣虽然跟人社交接触的经验不丰富,但还是懂得一些察言观se的。
    总务主任愣了两秒,苏子锡忍不住弯眼一笑,点头说:“你好。”而后非常怡然地扬长而去。
    连欣小声说:“没想到董事长这么年轻,还这么好看。”
    总务主任看了一眼这个莫名其妙被从二楼拎到十楼来的众安保洁公司保洁员,神se复杂地说:“我们董事长确实年轻,确实好看——但不是他。”
    连欣打了个嗝,紧张的气嗝。
    封启宁站在单向落地窗内,背靠办公桌,抱臂盯着外面看不到他的连欣。她穿着众安保洁的灰se工作服,包裹得严密厚实,灰头土脸,一点也看不出来衣服下有一具那样的sao浪身t。
    不仅会摇着n扑男人,还会主动0陌生男人的roubang,光是被人盯着看一会儿,馒头x里都会翕翕张张地分泌出g引人的yye。
    封启宁伸手松一松领口,眼睫垂下来。
    总务指点完十楼所有的布局和保洁安排后,连欣立刻行动起来,保洁的工作其实是b较井然有序的,每天例行三次公共区域的打扫,楼道、楼梯间、茶水间、卫生间、健身娱乐区等等,办公室一般是上班之前和下班之后清洁,除此之外的时候,连欣一般就躲在保洁员放置工具的封闭小隔间里坐着休息。
    众安是一家专业保洁公司,不止承接hd集团一家业务,服务对象和服务人员都会有轮替。当初除了保洁公司的保洁员,连欣还考虑过送外卖,或者道路清洁工之类,因为都是既可以尽量减少频繁的近距离接触人、不需要呆在密闭办公室内,以免t香惹祸,又可以满足系统的要求,在各种范围内搜寻满足tye条件的男x,不至于与世隔绝。
    现在是上班时间,十楼的格局围绕着董事长布置,连欣不想这时候在过道前噼里啪啦地走来走去影响别人工作,于是决定从安全楼梯间和卫生间开始。
    她戴上帽子,系上防水围裙,提上清洁工具,按开了门禁按钮,推开十楼的安全楼梯间推拉门。
    扫完地,擦拭楼梯扶手时,连欣随手塞在围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滑出去了,连欣惊呼一声,然后发现,好险,它从楼梯拐弯处的空洞落到了中间一小块造型隔板上,连欣弯腰钻过楼梯扶手中间的缝隙,小心翼翼地伸手,去够位置不是很稳的手机。
    努力伸了几回手,她发现这样是够不着的,如果绕过这个弯再下几级台阶再往下够,可能会更好拿一点,她正准备缩回来,却发现……她好像卡住了。之前明明一低头一缩肩就探出去的半边身子,现在却被拦腰卡住,怎么试都钻不出来。
    时间渐渐流逝,连欣有点慌,冷汗冒出来,氤氲的t香缓缓散开。
    她进退两难,不想大声呼救,调到十楼服务的第一天就闹出这种事情,还要请十楼那些有头有脸的人来搭救,她头都大了。
    “支呀”一声,身后的厚重楼道门不知道被谁推开了。
    连欣又惊喜又尴尬,没法回头,只好微微侧脸说:“您好,真的不好意思,我捡手机不小心卡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明明就这么钻过来的,您看能不能帮帮我,要不,要不叫人帮忙,要不您帮我看看,是哪个角度不对……”声音渐小。
    来人一声不吭,安静得像没这个人。
    连欣背后莫名地立起一层寒毛,紧张地并了并腿,好诡异,是什么人啊……
    那人忽然又退了回去,一串电子音响起,连欣茫然,听起来有点像外间的电子门禁被锁闭的声音。
    楼梯门再次被推开,那人静静合上门,走到连欣身后。
    连欣正要说话,忽然一阵凉意,她的k子被那个人流畅而淡定地脱了。
    包括小内k。
    “啊!”连欣ch0u气。
    一双男x的大手,捧着她圆润丰弹的蜜桃t用力捏挤出各种yi的模样,连欣惊慌咬牙,用力摇t挣扎,却不可能逃脱他的手掌,男人将t浪挤捏r0u弄的过程中,紧窄的白虎xia0x不可避免地随之一会儿摩擦紧咬一会儿微微错开,两片ychun仿佛自己在互相磨b,连欣意识到他不止在玩她的gu,还在玩她的x!
    “你不要这样,我要喊人了……你不怕,你不怕我喊人吗……”声音微微颤抖。
    “呵。”
    男人笑,将一根呼之yu出的大东西抵在了她t上。
    “喊人来看吗?”
    ————————————————————
    感谢读者送的珍珠!这是g嘛的?反正是好东西就是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