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大哥哥不要走!”(办公室激战)

“大哥哥不要走!”(办公室激战)

    男人把连欣累赘厚重的外衣一件一件脱了。
    “你g什么?不要!”连欣往后挥手推打,却挡不住他结实的手臂。
    男人冷冰冰地说:“你不是想钻出来?n这么大还穿这么多衣服,当然卡住。”他伸手在连欣挺翘的大n上抓r0u,捧着沉重的r掂了掂份量:“现在出来试试。”
    连欣被剥得jg光,不敢大声喧哗拒绝,生怕楼梯间引来别人,她又圆又挺的一对n现在ch11u0地正对着下方黑幽幽的楼洞,只要有人走进来抬头一看,就能看到一对摇晃倒垂的丰满rufang。
    没有厚重上衣阻碍后,连欣终于从扶手缝隙里爬了出来,她迅速地弯腰想捡起衣服套上,却被身后的男人捉住小腰直接将圆t提起来,x瓣被粗鲁掰开,男人高挺的鼻子凑近闻了闻:“为什么这么香?”
    连欣紧张地扭t。
    他伸出一根手指cha进连欣的nengxue,品了品:“很紧。”ch0u出时,却被层层叠叠的致ixuer0u百般挽留,“很会夹。”
    “啊!你走开!”连欣拧腰蹬腿想踹他,男人却拉开西k拉链噼啪弹出巨物,粗大的roubang一点招呼都不打由上到下凶猛直接地冲进了x口,封启宁在芬芳的香气中被绞得叹息,终于g进这个馒头b了。
    连欣睁大眼,无声地仰头张嘴,t尖往后翘,由x口到头顶再到绷直的脚尖在迅速过电疯狂颤抖,紧窄的r0uxue被巨大的r0u龙蛮横撑开一枪到底,本应该有的痛苦却因为她特殊的t质很快变为癫痫般的满足。
    roubang……这么大的roubang……进来了……要被撑爆了……
    她此刻的神态如疯如魔,一边高高翘着t,忍不住紧紧夹住难以承受的尺寸并悄悄地用r0uxue原地套bang如同绞r0u机,一边两手朝后摆动,嘴里说着:“不要,不要cha我,不要cha我的x,我要留给他cha的……”
    封启宁停下来,垂眸:“谁?”
    连欣失去理智地重复着:“八楼洗澡间的……晚上……洗澡间的男人……我只能给他cha的……不然……”
    “……”封启宁挑眉。
    他深喘一下,揽着连欣的腰把她扶起来背靠进自己怀里,roubangcha在xia0x里不动,伸手在她t瓣上轻轻拍了一下:“走。”
    连欣茫然:“去哪儿?”
    封启宁半抱着她,在后面一边cha着她往前:“出去。”
    连欣猛地惊醒:“不可以,不可以,外面有摄像头的!”
    “我关了。”
    “还有别人!”
    “都去下面开会了。”
    “你怎么知道……”
    “你以为十楼谁都能来?”
    连欣愣了一下,x里的饱胀和麻痒让她忍不住跟着封启宁的步子往前走,每走一步都痒得她升天,她踮起脚尖,两腿绷直,后t高翘,上下an0,huax里满满含着一条巨大的r0ud,背后有人慢慢g着她在公共区域走来走去,走过了走道和秘书室,走进董事长办公室。
    门关上,百叶窗自动合拢,连欣脱力地跌倒在地上,被男人掀转过来重新分开腿。
    她怔愣地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英俊男人:“是你……”
    封启宁除了呼x1沉重炽热,其余面无表情,只是垂眸看着她,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个sa0xueg烂g腻,好早点了却一桩烦心事。
    连欣却宛若新生一般欣喜若狂,她jia0y一声,扑进他怀里紧紧环住他脖子,想哭一般地娇嗔:“原来是你?你怎么不早说是你呢……”
    封启宁黢黑的瞳仁无动于衷地觑着她。
    太好了,这样她不仅不会被惩罚,长达半年的炼狱生活也终于要告一段落了。连欣捧着他英俊深邃的脸0了又0,伸手想解他的衬衣,却被他随手挡了一下,不愿为她脱衣,真他娘的是一朵高岭之花,连欣只好一手隔着衣服在他健硕的x膛和腹肌上0索,一手握着他身下粗长的r0ud,嘴里开心地y叫着:“好bang啊……啊……快点……小bb要赶紧把它吃进去……”
    要连g三十分钟才能完成任务呢。
    连欣开心地掰开x,将封启宁的roubang艰难又坚定地一点一点吞了进去,舒缓片刻就ai极了,开始扭腰坐t套起bang来。
    半年多以来最幸福的高光时刻,连欣仰着头,张开嘴,伸出舌头,手撑在封启宁壮阔的x肌上,r0ut在他的腰上啪啪起落。
    封启宁挑眉看着她,他这辈子从未见过这么sao浪的nv人,先前还又哭又闹,一见是他,就开始动手动脚饿虎扑食。
    尽管他不需要这样的廉价虚荣,但不可否认,她直白而痴迷的样子还是取悦了他的男x骄傲。
    封启宁一手揽着哼哼唧唧套了半天也没多大力气的连欣翻身,一字马打开她的腿,健硕紧致的t0ngbu发力,开始疯狂而激烈地全根cg她紧窄的小b。
    连欣张嘴尖叫,绷直脚背两条腿朝天大张,腿间男人的gu像幻影一样剧烈起落,饱满粗壮的赤红r0u根在她yda0里扑哧进出,带出无数白浆和yshui,她被g得huax蹿电浑身发麻。
    室内水声飞溅,nv人迷幻的尖叫高亢不休。
    “啊……啊……好大……飞了……白了……好大……好y啊啊啊……”
    连欣伸着舌头胡言乱语,手在他结实的背肌上乱抓,而后又两手抓着他石头一样坚y有力的t:“哦……哦……”
    封启宁挑眉:“爽?”
    连欣爽得眼冒金星,点头:“好爽……好快……”
    封启宁把连欣抱到落地窗边,以对面写字楼的距离,绝对可以看清这间大办公室内有人在激烈cx。
    封启宁从后面g着她,把连欣的腿分开,像把尿一样直朝外面:“你不是保洁么,喷出来,把这面窗洗g净。”
    连欣手趴在窗上被激烈撞t,大n涂窗,n头时不时晃擦过冰凉的玻璃,两腿敞开x口向外:“外面……有人……啊……看我……啊……啊不要……小b被大roubangcg,被人看光了……”
    “不要看……啊……”
    “啊,啊,哎,好大,不要看我被g,roubang太大了啦,好满,再g,再g就要……”
    “啊!啊!喷了!啊!!”
    连欣激烈地挺x高高喷出激s的yet,将一整片落地窗喷得水渍淋漓。
    封启宁笑了一下。
    忽然,桌上手机响了起来,是给近友亲朋设置的铃音,封启宁皱了皱眉,将粗长的yjgshill地ch0u出来,挺着一步三点头的昂扬r0ud去接电话。
    连欣茫然中回头:“不可以,还没到时间,没完成任务,啊……”
    封启宁站着划开手机接电话,对面几个年轻男人邀他喝酒的声音传出来。
    “大ji8哥哥不要走!”连欣追过来,转身翘起圆t,反手将他直挺挺的r0u根重新塞进自己ch0u搐觅食的xia0x里,而后高高翘着gu,自己抓着丰满的n,继续摇t套bang。
    电话那头的公子哥们听到连欣那句y叫,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哄笑出声。
    “谁啊,启宁。”
    “这么娇?”
    “sao出水了……”
    “你在g她吗启宁?”
    “带出来玩啊,我也是大ji8哥哥。”
    这个saohu0……封启宁挂了电话,皱眉低头看她,站着被她g了一会儿,伸手揽住她往后靠坐在皮椅上。
    外面电梯声突然响起,去下面开会的秘书团和特助们陆续回来,猝不及防地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