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结实的紧缩发力,满满地S给了她

结实的紧缩发力,满满地S给了她

    “c……”封启宁连忙整理衣服,看一眼室内,除了有不明显的水渍和满室异香之外,没有别的异常,于是在敲门声结束前,他将连欣压进了办公桌下。
    连欣高翘着gu趴在桌下,依然如痴如醉地夹紧x间r0ud,兢兢业业地为董事长裹x。
    罗特助进来后,ch0u了ch0u鼻子:“好香啊……”香得他莫名燥热了。
    他将会议材料放到董事长案头,毕恭毕敬地向他汇报刚才的会议要点。
    封启宁喉结滚动,背后暴汗,ch0u出钢笔,还低头在纸上写了写,镇定如常地点头指示。几个秘书和部门高管陆续进来,个个背挺腰直面朝董事长,等待汇报。
    谁能想得到,他们董事长金贵粗大的roubang正被一个保洁员用yxue疯狂夹裹享用着。
    系统报时:「x1ngjia0ei已达三十分钟,请宿主尽快榨取对方的jgye。」
    连欣好想马上被他用力暴c,可是那些人一个接一个进来汇报工作,她只能绞紧了yda0sisi捂住嘴。
    一位nv总监被室内香气搅得发晕,她扇了扇燥热的脸,用文件袋挡住前方,在包t裙的掩护下,忍不住视j着董事长x感的下巴、喉结和手臂,用力夹腿。
    下属们终于出去后,封启宁按下桌上按钮,把门窗全部锁si,把连欣抱出来压在办公桌上大开大合啪啪cg,手机信息和办公系统的通知不停跳出来,封启宁看了几眼后终于无奈地停下,对神志不清的连欣说:“好了,不做了,忍一忍。”
    连欣摇头不肯,抬腿挂到他身上,还要把大roubang往b里塞:“不行,你要s给我,要s给我……”
    封启宁皱眉:“我有急事,下次做完。”
    连欣嘤嘤撒娇,将roubang重新吞进去后,坐在他身上继续榨汁,紧紧抱着他不撒手:“我不……你给我,s给我嘛……”
    封启宁目光沉暗地看着她,说:“……我不可能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连欣茫然,娇声缠磨他:“啊?我不生孩子,我只要你s给我,s给我才是完整的,我只是要你留在我身t里,永远留在我身t里,好不好……”
    封启宁神se复杂。
    “为什么?”
    “这么喜欢我?”
    连欣立刻点头:“超喜欢你的!”他可是帮了她大忙啊!
    封启宁垂眸。
    他再次把她放平在地毯上,重新cha入,由慢到快稳稳地g了起来,这次却温柔了许多。
    二十多分钟后,他两颗滚圆的睾丸皱紧,t0ngbu颤动紧缩发力,满满地s给了连欣。
    连欣满足地t1an了t1an唇。
    封启宁顿了顿,在ch0u出之前蜻蜓点水般亲了亲她丰盈的唇,垂眸说:“事后避孕药对身t不好。”
    连欣摇头:“没关系……”她根本不用避孕,系统都会帮忙解决的。
    封启宁看了她一会儿,问:“只要这个?”
    连欣美滋滋地点头。
    封启宁慢慢ch0u身起来,用餐巾纸擦了擦自己垂下来的大r0uj,忽然道:“窗户都是单向玻璃,外面看不到里面,不会有人看见你。”
    连欣晕晕乎乎地点头:“哦。”
    封启宁衣冠楚楚之后,低头看着这个已经被他c迷糊的nv人,去楼梯间把她的衣服和手机捡回来,伸手在她丰满的大n上随意r0u了r0u,说:“自己收拾好,虽然特助不会说什么,但你也要穿上衣服。”
    “好。”连欣乖巧地捧起n给他玩。
    “g……”封启宁身下急剧膨胀,后撤一步,转头看着别的地方,松开领口暗骂了几句,深呼x1说:“自己老实呆着。”
    “噢。”
    出去之前,封启宁侧头:“我还是提醒你一下,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连欣坐在地毯上看着他,一双清灵灵的剪水秋瞳与封启宁漆黑一片的双眸对视片刻,点点头。
    封启宁走后,连欣穿好衣服,打开手机看了看,除了几条广告短信和之前医院发给她的t检流程通知,没有别的,她在茶几上还发现了有自己名字的t检报告。
    “怎么在这里呢?”她翻了翻,报告最后有主任医师曾医生以及苏子锡副院长的签字和联系方式,这套t检还附赠一次免费复查和早午餐。
    连欣想,既然是她的东西,她应该可以带走吧,有赠品的,不要白不要。
    「一级香水原ye提取完成!恭喜宿主,第一次任务完成,奖励为三项可选:一、强化身t素质及x能力;二、十天自由抵偿休息日;三、本世界国际通用货币两万。」
    “自由抵偿休息日是指可以抵偿惩罚时间,让我自由休息的意思是吗?”
    「是的。」
    连欣想了想:“我要这个!”
    「恭喜宿主,兑换成功,您现在拥有可自主选择的十天自由休息抵偿日。一级香水制作约需要三天时间,三天内为宿主休息期,无惩罚。」
    连欣惬意地展开手臂伸了个懒腰,太好了。
    「宿主,因为您优化过的身tx1ngjia0ei感官极佳,有较强的成瘾x,建议您尽快离开这个任务对象,以免其为您后续的任务带来麻烦。」
    “好。”连欣收回手,系统不说她也是准备走的,对方如果是个普通人也就罢了,居然是这么大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怕怕的。
    离开hd公司后,连欣直接向众安保洁申请了辞职,她的合同本来就是临时制合同,随时可以解约,连欣将工作移交给一位原本就负责高级客户的贵宾保洁后,不顾主管的询问,甚至没有要本月的工资,直接离开。
    换了手机号,买了菜,连欣回到租屋,一进门就看到地上堆放着许多花牌和礼盒,连欣蹲下来看,花牌上写着“祝一高校草林立风大学顺利”、“校草军训愉快”之类,礼盒个个雅致jg巧,一看就出自nv孩子之手,连欣随便拿起一个摇一摇,里面掉出一封信,连欣捡起来,瞥到上面情意绵绵的少nv表白,她吐吐舌头,觉得不太好,赶紧叠好塞回去恢复原貌。
    经过卫生间门口时,她看到林立风穿着一件松垮x感的黑se休闲背心,站在凳子上换灯泡,青年特有的肌r0u线条结实流畅,紧健的腰身一览无余,x肌线条在背心的掩映间隐约可见,甚至连男孩凸起的rt0u都偶尔能够瞄见……
    林立风扭头看到连欣,灿烂一笑,从凳子上蹦下来,接过她手里的菜,捏捏她的脸:“回来了?”
    “嗯……”连欣心不在焉地问:“你今天,出去了?”
    “是,同学聚会,我后天要报道军训了。”
    “噢……”连欣眼睛不老实地在他上三路下三路悄悄看,男孩穿的棉质运动休闲k有些显形,k裆里鼓鼓囊囊的一大包隐约可见,他刚才从凳子上跳下来,里面的大条还上下蹦了几下,连欣刚刚才酣畅淋漓地g完没多久,又开始痒,不知道这该si的系统到底对她身tg了什么,xia0x被那样猛g也毫发无损,而她开了荤的身t却越来越馋。
    sao痒的yda0内壁在抗议,好想吃十八岁男孩的汗味roubang哦。
    连欣t1an了t1an唇,娇娇地伸手搂住他紧健的腰,一边嘤嘤嘤一边软骨头一样仰头看他。
    林立风不懂她怎么了,大手握住连欣纤细的腰把她轻松抱起来,额头抵额头试了试温度,关心:“怎么了?有点热,是不是发烧了?”
    连欣将脸埋进他x膛,手在林立风坚实分明的腹肌上轻轻滑。
    发烧呢是没有,发sao呢倒是真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