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珍藏十八年的处男大D终于被夹了(3300+)

珍藏十八年的处男大D终于被夹了(3300+)

    连欣的手犹豫了一下,从松垮的休闲背心下摆钻进去,林立风的腹肌仿佛因她凉滑的小手收缩了一下,他低头看她。
    连欣咬着下唇,两眼水汪汪的回视,手指划过人鱼线,往下溜过他结实的大腿,在鼓着大包的k裆上r0u了r0u。
    林立风睁大眼。
    “……哦。”他明白了。
    他一手抱起连欣走向沙发,不是很肯定,但她应该是这个意思,连欣被他稳妥地放在沙发上脱掉k子,林立风正准备低头帮她t1anx,连欣就一脚蹬着男孩宽阔的肩抵开他,漂亮肥美的馒头b大喇喇地直对着他,粉neng的ychun微微颤动,林立风呼x1急促,咽口水,目光在她的脸和她的b之间游移,问:“怎么了?”
    连欣问:“你还是处男吧?”
    林立风的脸忽然涨红,目光挪开不回答,虽然从小家教严格且很尊重nvx,但十八岁已成年男子也有自己莫名其妙的自尊点,他突然脱了背心露出结实漂亮的身t,抓着连欣的两腿分开伏下身,准备直接帮她t1an到ga0cha0了事,反正她也不愿意让他cha进去。
    连欣再次挣开他,说:“哎哎哎,等会,我要先洗个澡。”
    林立风疑惑:“洗澡?”
    连欣站起来眨眨眼,边走边脱衣服:“是啊,给处男开ba0要有仪式感哦。”
    林立风看着她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看着她挺着丰满的n进了不关门的浴室,看着她站在浴缸里仔细搓r0u自己惹火的x和t,总算还没迟钝到家,他迅速脱光了自己的k子,挺着一根快要炸掉的大ji8追进了浴室。
    连欣见林立风上下晃着ji8跟进来,气喘如牛,那roubang上的青筋都快和他脖子上的一样粗了,觉得好笑,自己转身坐进浴缸里,张开腿,掰开x,拿出一支除尘用的软毛刷递给他,指一指自己的xia0x说:“可不可以帮我仔细刷刷g净啊,等会你要用的。”
    林立风睁大眼,艰难地吞咽口水,恍惚地接过软毛刷,帮她清洗xia0x。
    ychuny蒂上密集的神经被细密的软毛扫过,连欣立刻高亢地y叫出声,林立风听着她哦哦的y叫,看着饥渴翕动的小b,没刷两下就无法忍受了,猛地闯进满水的浴缸里抱起她的fe1t0ng对准紧窄的xia0x直接c了进去。
    连欣和林立风同时叫出了声。
    来了!这根珍藏十八年的处男大d终于被她夹了!连欣忍不住蠕动
    0u细细品味这条gugu跳动的硕大r0u龙。
    林立风仰头ch0u气sheny1n:“啊啊!!这是什么?!!”他从没经历过这种被一万张小嘴同时吮x1磨缠yjg的感觉,忍不住疯狂ch0uchaa了几下就s了。
    他茫然地低头,与连欣四目相对,脸先是爆红,之后惨白。
    连欣也被ga0懵了,她刚刚被处男的粗大roubang填满,林立风宽阔结实的x肌还在剧烈起伏,脖子上的吊坠还在她眼前晃动,可她xia0x里的大家伙就已经突突突突s完了?
    所幸气氛凝固的惨案没有持续多久,林立风很快又y了起来,带着一种洗刷耻辱的报复心理他把连欣狠狠压在浴缸里g得水花飞溅y叫喧腾。
    两天后。
    苗里推着小巧的行李箱捏着一片钥匙兴奋地走进小区,马上要见到他了,她特地找林大伯借了钥匙,就为给风哥哥一个惊喜,陪他一起去报道。
    两人青梅竹马长大,两家又是世交,同样家世良好家风严谨,上大学后,家长应该就不会阻止他们谈恋ai了吧,她有信心,世伯世母对她是乐见其成的,苗里开心地捂脸。
    找到房子后,苗里深呼x1,轻手轻脚地进了门,正要冲上去喊一句“surise!”,就见客厅里一对an0男nv正在投入而疯狂地za。
    她脑子一片空白,看着g净yan光的风哥哥,抱着一个nv人的gu站在客厅,像狗一样激烈交g……
    林立风两手抓着连欣的一对丰r,gu全力耸动,两人闭着眼发出投入的y叫,刚刚开ba0的粉seroubang既鲜neng又jg力强劲,大guit0u雨点一样击打着huax,微翘的bang身不停地刮过yda0g点,循环地擦起ga0cha0。
    连欣被一秒十下的全速ch0ugc得浑身发抖胡言乱语:“……啊啊……太大了……哦……好y……哦哦……”
    “还笑不笑我!我会不会g!!”
    “好会g,处男大roubang好会g……好有力啊……”
    “你好紧!啊!啊!噢!”男孩的sheny1n声激烈又好听。
    “bb合不拢了……要尿了!”
    “尿出来!宝贝!尿给我!尿给大guit0u!”
    苗里像个四分五裂的玻璃人一样呆看着,看着风哥哥粗壮的粉seroubangcha在别的nv人的ychun间飞速进出,bang身上裹着别的nv人身t里的晶亮yye,饱满的卵蛋拍在别的nv人身上,跟别的nv人炙热接吻不停地jiaohe,他马达一样狂猛的发力ch0uchaa都是为了服侍别的nv人……苗里快疯了。
    她尖叫一声:“啊!!风哥哥你坏蛋!不要!!”
    林立风震惊回头,连欣瞬间被吓得y门紧缩,x内激s出一串yye喷在林立风的guit0u上,林立风猝不及防之下yan关没有锁紧,t0ngbu抖动,睾丸一胀一缩,jgye连续爆s入x……
    于是苗里又亲眼目睹了林立风在别的nv人身t里sjg的全过程。
    “她!她一直盯着我们的x器看!”连欣捂住脸。
    林立风脸黑如锅底,迅速抄起一条毛巾把连欣遮起来,自己随便套上k子,把连欣拉到身后,十几年来头一次用严肃的语气对苗里说:“苗苗,你过分了!”
    苗里一脸三观尽碎:“我过分?!是我过分吗?!风哥哥!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林立风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我怎么了?”
    “我不许你被别的人玷w!你快点放开她!我不允许!”她像发疯的母狮一样想冲上去挠那个nv人。
    林立风挡住她,低头对连欣小声说:“对不起,你先上去好吗?”
    连欣躲在他身后,同样郁闷:“你有nv朋友的啊?!”
    林立风立刻否认:“我没有!这是世伯家的nv儿!”
    苗里伤心yu绝。
    连欣尴尬地抱着衣服跑上楼,苗里含恨盯着她曲线妖娆的背影。
    林立风转身看着苗里,无奈地说:“苗苗,我们谈谈。”
    很快,连欣换好厚实保守的衣服,从楼上下来贴着墙边走准备出去,林立风立刻起身过来紧张地抱住她,怕她生气:“你去哪儿?”
    连欣小声说:“没事,我感觉现在呆在这里有点尴尬,你们先聊吧,我出去吃点东西就回来。”
    “嗯,”林立风抱紧她观察她有没有生气,低头亲亲她柔软的唇,半哄着说:“很快就好。”
    连欣离开后,在路边晃了一阵,其实她也不饿,走到小吃店看到外卖a的宣传贴,她心里一动,不如去外卖平台登记当骑手吧,工作反正要换,送外卖不跟人紧密相处,也就是接单送单开门关门的事,还能让系统多扫描一点人。
    申请注册很简单,但送外卖需要t检和健康证明,连欣想起之前有做过的全套t检,不知道她算不算健康,能不能给她出具证明,她跑到那家很有名的私立医院找前台询问,前台表示额外出具证明需要找负责t检的主治医师或者审报告的相关领导,连欣在手机短信里找了找,通知里有相关人员联系电话,她给主治医师曾清打电话,没人接,于是只好壮起胆子打给那位苏子锡副院长。
    苏子锡正在与封启宁视频,他看着对面黑沉得像八天没睡觉的脸se,背靠在旋转圈椅上,不冷不热地说:“你说要咨询心理医生,我找了最好的医生过来,你又不肯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要怎么样啊,封董。”
    封启宁烦躁地r0u眉心,挥手:“算了,没事。”这种事怎么讲,说他封启宁想cb想得神智失常,而那个b被他c了一次就突然跑了。什么意思,是他不行吗?手机还换号,住的地方据租房中介说她早就搬走了。
    这个nv人…好,好得很。
    苏子锡座机电话响:“等你想好再说吧,我工作。”他挂断视频,接起电话。
    连欣:“啊…喂?你好?”
    “你好。苏子锡。”
    “哦我是,我是,t检的。”
    苏子锡愣了一下:“嗯?”
    “额不是,我是被t检的。”
    苏子锡:“……嗯?”
    连欣开始冒汗,她的社恐真是没药治,尤其是打电话的时候。
    花了一点功夫,终于把事情g0u通清楚,苏子锡还记得这个高价t检保洁员,他看一眼时间,说:“你过来吧,可以给你开证明。”
    连欣走进副院长明亮的办公室,这家私立医院价格昂贵,装修和外饰也非常典雅jg致,苏子锡正在电脑里调阅她的t检报告。
    “请坐。”
    连欣才刚坐下来,就听到系统说:「发现目标男x。符合二级香氛原ye要求。七小时后一级香水将完成制作,请让目标男x喷洒一级香水后与你x1ngjia0ei。」
    连欣:“……”
    苏子锡漂亮的桃花眼随意瞥一瞥她,拿出有医院抬头的文件纸给她开证明:“我记得你在保洁公司工作,怎么又去送外卖?”
    连欣看着他俊美的侧脸没说话,上次惊鸿一瞥,只觉得他玉树临风,这次近距离看,发现他眼睛很漂亮,右眼角还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连欣顿了顿,说:“换工作了……”
    苏子锡把一纸证明递给她。
    连欣接过来,吞吞吐吐说:“那个,我这套t检,好像还附赠一次复查?”
    苏子锡点点头,背靠在圈椅上:“怎么,有哪里不舒服么?我可以给你安排医生。”
    连欣抿抿丰唇,sh漉漉的眼睛抬起来看着他,小声请求:“你,可以,亲自给我t检吗?”
    苏子锡撩起桃花眼看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