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为爱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为爱

    司徒赶到产房时,安然正等在那儿。
    “莫非怎么样?”安然问。
    “正在抢救,还没有消息。”司徒看看产房手术室的灯,“安静怎么样?”
    “已经开始生了,暂时还稳定。”安然看看产房的门,“君泽还好吧?”
    “他没事,幸亏莫非及时赶到,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用了,他没事就好,我要陪姐姐,莫非不在,我不能走。”安然背书似地,不敢让声音有片刻的停顿。她怕一不留意暴露的停顿泄出喉咙处蠢蠢欲动的哽咽。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安静生下了一个女儿,莫非也脱离了危险。只有君泽,还继续沉睡着。看过安静后,莫非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去了君泽的病房。
    “他什么时候能醒?”莫非忧虑的目光聚焦在君泽紧闭的双眼上。他的眉毛蹙着托起微微隆起的眉宇,感觉随时可能猝然一动,然后醒来。可惜,这只是莫非心中不断盘旋的梦影,被窗帘背后透射过来的光轻轻一照,就化为虚无了。
    “他没你那么幸运,”司徒并不是真心想说这句话,“他可能会一直这样睡下去。”
    “那安然怎么办?”莫非知道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或者说,是个只有唯一答案的问题。等。安然能做的,会做的,只有等。
    “不知道,”司徒摇摇头,“幸好安静刚生了孩子,她暂时还能有些寄托。”
    “孩子会长大的。”莫非看向司徒。但君泽未必会醒。这句,他没敢说出声。
    安然把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低着头,除了孩子,没人看得到她的眼睛。孩子,看不懂她的眼睛。
    “你就一直这样等下去?”安静小心地问。
    “别人问我这个问题就算了,怎么你也问?”
    “安然……”
    “我有分寸的。”安然打断她,“如果莫非没有醒,你也会等的吧。”
    安静沉默了。
    安然拉住安静的手,忽然露出笑脸,像是看到了某种幸福的结局,她坚定地说:“我不相信,没有孟子,没有廖子矜,君泽就不能醒。”
    廖子矜没想过孟蝶会来看他。这是个让他功败垂成的女人。古玉斋、燕君山、傅君泽、安然、司徒,都曾经干扰过他的计划,但只有孟蝶,真正打乱了他的阵脚,让他输得毫无还手之力。古玉斋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燕君山丢了一条命,傅君泽把记忆埋葬在手术台上,安然把爱情当做赌博的筹码,司徒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却救不了自己的搭档,他们都为抓住自己而放弃了生命中几乎最重要的东西,也没能让他廖子矜认输。而孟蝶,只是一睁眼,便让他的全盘计划付诸东流。他应该恨她的,可不知为什么,他恨不起来。
    “我来,有两件事。”孟蝶没有过多的铺垫,“第一,我向你道歉,替孟子,也替我自己。如果没有我,孟子不会想出这李代桃僵的主意,你就不会替别人活着。做谁,都不如做自己自在。是我们夺走了你的自在,对不起。”
    廖子矜有些意外,这不是他能想象孟蝶会对他说的话。跟孟子相比,她更像是个奇迹。
    “第二,我要谢谢你,谢谢你救活了我。”
    “我不想的。”
    “可你还是救了我。”孟蝶说,“过失杀人也要判刑的,错手救人,为什么不能谢?”
    廖子矜惊讶地看着孟蝶,她眼中的光芒闪烁得那样美丽,她的笑容比午后的阳光还要温暖。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他们不说,你能认出我……不是孟子吗?”
    “你怎么会不是孟子?”孟蝶的回答又一次让子矜惊讶,“你才是他的克隆原体,不是吗?其实孟子也好,廖子矜也好,都只是一个名字。就像我和孟蝶,谁又能说清楚,我们谁是孟蝶,谁不是孟蝶?你跟他的区别,在于他心中有爱,而你心中却是恨。你不会因为变成了孟子而化恨为爱,只有心中有了爱,你才会变成孟子。”
    “你想说,不是孟子毁了我,而是我毁了孟子。”
    “忘了孟子,不要再想这个人,做你自己就好。”
    “可我并不好,除了不死,我还有什么?”廖子矜有些绝望。
    “不死,是上天给予我们最大的恩典,你不死,我不死,君泽不死。所以我不沉溺于孟子的离开,安然也不怨恨无期地等待,你,也不责备你父亲的抛弃。”
    “你怎么知道我不怪他?”
    “难道不是吗?”孟蝶笑着反问他。
    廖子矜不说话,不否认。
    “始作俑者的暗意,就是无心之失。是你亲口说的,他配得上这四个字。”
    廖子矜惊讶。孟蝶像是南极纯冰做的水晶球,有某种幻境的魔力,能让人站在自己之外看自己,清楚、真实。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你流落街头,是你父亲无法预测的意外。他是要坐牢的人,他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你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你有一个囚犯爸爸。”
    廖子矜仰面靠在椅子上,深吸一口气,“真可惜,为什么你不是我妹妹?”
    孟蝶笑笑,她明白他的意思。突然,头有点晕。孟蝶定定神,扶着椅子起身,“我走了。”
    “你不恨我吗?”廖子矜突然叫住她。
    “你是给我生命的人,也是给孟子生命的人,我为什么要恨你?”孟蝶笑着,“恨一个人,太累了,我不会去恨任何人,因为受伤的,只会是自己的心。”孟蝶露出一个疲倦的笑容,便要转身离开。
    廖子矜突然开口,“本来睡着的人还可以再醒,失去的记忆也可以寻回,可惜坐牢的人不会再有自由。”
    孟蝶的脚步停住,慢慢转回身来,“我能把你的话理解为,你想救君泽,但怕没有机会吗?”
    廖子矜说:“你若能给我自由,我就给他生命和记忆。”
    孟蝶微微一愣,随即坦然而笑,“那就让他沉睡吧,我就当你没有说过这句话。”
    廖子矜失败地摇摇头,说:“看来我是彻底输了,原来退让,才是真正的征服。好吧,我可以告诉你,如何让他苏醒,如何让他恢复记忆,但是你能不能做到,就要看你的运气和本事了。”
    孟蝶决定帮君泽做手术了,这件事,她只告诉了莫非和安静。
    “你帮君泽做手术?”莫非担忧地看着她,“你……有把握吗?”
    “我没有。”孟蝶在莫非
    (本章未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