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趙多多睡在廠長辦公室裡,通常是一覺到天明。他很會打鼾,聲音可以壓倒老磨。他四十歲上沒了老伴。一天晚上老伴和他吵鬧,他氣得發起狠來,用力地騎著她,下來時發現她已經死了。他躺在辦公室的土炕上,身側的窗台上放了一把砍刀。放一把砍刀在身邊是他的老習慣。
    土改那年四爺爺擔心有個人夜間對他下手,趙多多就代四爺爺睡在那裡。半夜裡果然有個人摸進來,他自管打著鼾,待他靠近了,揮手就是一砍刀。那時他很年輕。那一夜是他砍中的第一個人。如果不是因為飢餓,他很少夜間醒來。在混亂年頭裡他養成了摸黑吃東西的習慣。那時他背著槍在村裡巡邏,什麼東西都吃過。鎮上人說起老多多,都是說:「人家真敢吃。」他吃過田鼠、蜥蜴、花蛇、刺蝟、癩蛤蟆、蚯蚓、壁虎。有一年秋天大雨,雨後翻出了很多小拇指粗的黑紫色蚯蚓。趙多多蹲下來,將蚯蚓一根根用手捏扁、抻長,又像捆韭菜一樣把它們捆成胳膊粗的一捆。接上就糊上泥巴用豆秸燒起來。燒了一陣子以後,剝去泥巴,露出了熱氣騰騰的一截紅肉。他兩手攥緊,像啃一根豬腿,在大家驚懼的目光下將蚯蚓吃完。也許因為吃的東西太雜,他身上總散發著一種奇奇怪怪的氣味。窪狸鎮人在夜間憑嗅覺也能分辨出趙多多。他在戰爭年代裡搞了一個小巧的日本行軍鍋,如今也安在了辦公室裡。二槐夜間裡巡邏,常常路過粉絲大廠,就順手帶給他一些好吃的東西。二槐做了看泊的,風格就活像趙多多。
    趙多多如果半夜裡醒來,就索性不睡,常常高興地到粉絲房裡溜一圈兒。他特別耐寒,走出屋子只穿一個肥肥的白褲衩子,露著簇簇肥肉和堅韌的皮膚。如今做夜班的女工全部增加了兩個鐘頭的工作時間,並且人人都要穿上印有「窪狸粉絲大廠」的白圍裙。還有一項特別的規定,就是女工要把頭髮攏到頭頂,紮成一個拳頭模樣的東西。這一切全是老多多去縣城電風扇廠參觀學來的。那是縣長周子夫特意組織全縣各種「企業家」到先進廠學習,叫上了趙多多。他從此知道自己是一個「企業家」了。那次電風扇廠的領導介紹經驗,說該廠實行日本「踢球式」(tqc)企業管理方法,並且十分地注重「信息」。老多多覺得這一切太好了,他在心裡咕噥:「俺也要那東西。」回來後,他就延長了工時,讓她們穿特製的圍裙,還要紮頭。並開全廠大會,說從現在起實行「踢球式」了,講究個「信息」。
    他讓管帳的每天報帳,讓本家族的工人注視別人議論些什麼……夜間他來到粉絲房,在水霧裡晃晃悠悠走著,十分愜意。如果他聽不到「砰砰砰」的拍打鐵瓢聲,就仰起脖子喊一句:「我用火棍烙烙你!」打瓢聲立即響起來了。漿子缸邊哪個姑娘瞌睡了,他就走過去,照準她的屁股踢一腳。他心裡想,「踢球式」就是好。姑娘們由於將頭髮紮在了頭頂,所以鬢角就特別緊,一個個眼角往上吊著,樣子有些滑稽。老多多一個一個端量著,滿意地嘿嘿笑起來。他見她們的臉龐都被水蒸汽弄得紅撲撲,軟軟胖胖,煞是可愛。每人的頸下就是印在圍裙上的那溜兒紅字:「窪狸粉絲大廠」。有一次他踢了鬧鬧一腳,鬧鬧醒來,反應極敏地回身給了他一腳。老多多驚訝地「嗯?」一聲,但沒有火起來。他最愛看胖胖的大喜抖動著一身肥肉做活,高興了就伸手捏捏她的肥肉。大喜兩肩擺動著躲著他的手,他就把手腕提起來,手指勾著捏成一撮,繞著她的頭顱飛快地轉。大喜很快就眼花繚亂了,老多多於是眼明手快地把一撮手指往她胸部重重地一戳。
    見素夜間來粉絲房,偶爾遇到老多多。兩個人隔著霧氣,手打眼罩互相看著。他們認出對方,啪啪地踏著積水走到一起。開始的時候誰都不說話,只是「哼哼」一笑。老多多寬寬的白褲衩上方,堆了一圈兒鬆鬆的醬黑色的皮肉。這很像套了一個自行車內胎。見素的目光總要落在這圈兒皮肉上。老多多則看著對方的兩條長腿。這兩條腿使他想起隋迎之的老紅馬——它很像老紅馬後胯那兩條腿。提起那匹老紅馬來,老多多就有些懊喪。他一直想騎上這匹馬沿鎮子巡邏,可總沒有機會到手。後來他想照準馬腦那兒打那麼一槍,還沒有實行紅馬就死了。老多多搓搓手,拍打著見素的肩膀。他說:「老隋家的一把好手。」見素用眼角瞟著他,鼻孔裡噴出長長的一股氣。見素面色顯得蒼白,眼睛帶著血絲,揚起頭來望著粉絲房的每一個角落。他的漆黑油亮的頭髮有些亂。有一綹搭在眉梢上,就伸手理了一下。老多多想起的是老紅馬額上那綹黑鬃,嚥了一口唾沫。那真是一匹好馬。老多多有一陣做夢都在想那匹馬。有一次他親眼見到隋迎之騎著牠從河灘上跑過來,牠的鬃毛抖動不停,長尾揚起,好不威風。他的手緊緊地握在槍柄上,手心陣陣發癢。這是一匹寶馬。
    老多多提著白褲衩兒鬆動了一下,又低頭看了看,問:「你沒去老磨屋看看你哥嗎?」見素搖搖頭。老多多一提起抱樸心裡就一陣發緊。他厭惡這個默默不語、一天到晚坐在老磨屋裡的人。他們一塊兒在粉絲房的各處走動起來。老多多說:「現在實行『踢球式』管理法了,好。我就服日本人。想出這麼個好方法……現在就差李知常的那些變速輪了。這得趕緊想法。」他提到李知常,見素暗暗地咬了咬牙關。他們走到姑娘們身邊,就再也不說話。大喜瞟了一眼見素,不住聲地咳嗽起來,一會兒臉和脖子就漲紅了。老多多嘴裡發出一聲:「嗯?」見素沒怎麼在意這些,他看到鬧鬧就在不遠的地方手腳麻利地做活。
    見素幾個月來一直有些焦躁。粉絲大廠實行了「踢球式」,這更促使他趕快作出行動。如果這期間表現出一點猶豫和軟弱,他就在心裡狠狠地咒罵著自己。他想粉絲作坊一開始承包就落到了老多多手裡,那完全是必然的。日子是到了一個轉折關頭了,高頂街的人都表現了相同的膽戰心驚。而趙多多兩眼就像鷹隼,看準了就撲下來,用一對鐵爪狠狠地抓牢了粉絲大廠。再就是老趙家目前在窪狸鎮的勢力最大——自四十年代開始逐步取代了老隋家,在窪狸鎮佔居了上風。趙多多不過是老趙家伸出的一個鐵爪。要對付這個鐵爪可太難了,必須靠實實在在的力量將一個個骨節折斷,因為它自己絕對不會抽筋。見素一開始就試圖從原料、成本、設備磨損、工資、提留、推銷費、納稅款項、基建投資……諸多方面細細摸底。他進行得小心謹慎。老趙家獲得了鉅額利潤,全鎮有相當大一部分人正在為一些人的貪婪做出犧牲,這是很清楚的。難就難在尋找一些具體而準
    (本章未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